贫道今天也没有开始填坑呢

冷CP爱好者
琅琊榜专注誉受不可逆
大秦帝国我站二舅受

江山如画

1
“你有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
东宫太子闻言一愣,疑惑地抬头去看身居上位的那人。
他的父皇,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右手轻抚他献上的据说出自琅琊阁老阁主之手的画卷,眉眼含笑。
岁月对于任何人都很公平,即使是一怒而伏尸百万的天子,也不过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青春不再,曾经保养得当的手也如老树树皮般,苍老,无力。
传说中琅琊阁的老阁主蔺晨琴棋书画无一不晓无一不精,个性风流雅致,可在酒后兴致大起提剑留赋山壁之上,可与佳人共赏明月留下丹青几许,仰慕者众多,可作品却也委实有限。
这一卷满园春色桃花绮丽也是废了当朝太子一些心思的。
皇帝似乎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随口这么一问,对于他的回答甚至是是否回答都不甚在意。
真正喜欢过一个人?
是母后吗?
太子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他尚记得幼时父母相处时的场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他的母后性格开朗大方,又带着几分小女子气的娇憨,大事上却又不失果断决绝。他曾记得父母议事,有人暗窥而被拿下时,母亲神色不变,拔剑出鞘,行走间配饰珠串叮当作响,动作干脆利落,锦衣华服也难掩眉间英气。他的父亲站在廊下,负手而立,正红的亲王服衬着月光下的血色,那一幕他至今难以忘怀。
许是困了,皇帝揉了揉额角,让他无事便可先行退下了。
行至殿外,正遇上当今的皇后,他的母亲。
眼角多出细纹,乌发掺了白丝,时间不会遗忘任何人。

2
说起来也颇为奇妙,齐潇潇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能在这儿一没电视二没手机的古代世界里活这么久。
家里有车有房,据说亲戚也都算是朝廷公务员,而这个疑似架空的朝代对女性的约束也还很开放,吃穿不愁怎么看都是可以躺赢的人生嘛!
直到她遇见了蔺廷,乃至嫁给萧景桓她都是一脸懵逼。
如果有机会回去现代,齐潇潇觉得自己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了,第三视角古代权谋耽美小说,她估计会是评论区读者们心中磨人的小妖精女配君。
生活不是小说,却远比小说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她的夫君是重生。
按照一般套路而言应该会是基友后宫两手抓两手硬,登上皇位成为人生赢家的剧情才对。
可事实是,萧景桓和他基友蔺晨掰了。
断的一干二净绝没有藕断丝连的可能。
要真有哪个太太敢在文里这么写那妥妥的要被寄刀片啊!
尤其是在他们刚掰不久,萧景桓就请旨娶了她做誉王妃。
刚加封的亲王爵位,而不久前萧景桓那白月光完美哥哥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连带着朝中也清净了好一大片,所有人都觉得这会是继祁王后的潜力股,但萧景桓冷漠的态度却让齐潇潇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果不其然爆了个大冷门,上位的是萧景桓那傻哥哥。
齐潇潇没敢去想自己夫君重生前这个时候的心理落差有多大。
但日子还该那么过,没理由为了过去而惩罚未来。
上了萧景桓的贼船肯定是下不去了,既然如此干嘛不对自己好一些让生活更幸福一些呢?
只是抱着一岁多的傻儿子在甲胄卫士护卫下看着那个许久不见的白色身影,看他如突然出现提剑潇洒利落地料理那一批NPC匪徒,武功高强一如既往,隔着刀光剑影与马车前的齐潇潇对视一眼却相顾无言,然后如所有前辈高人一般留下一个衣袂翩然的深沉背影。
齐潇潇忽然就觉得鼻子有些酸了,她想起那年初春,锦衣小公子恶作剧似的替那白衣小侠客簪了朵开的最盛的桃花,却反被抓住手,胡闹间唇碰唇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小侠客目光躲闪寻了借口想跑,却反被小公子抓住不放了。
那时的齐潇潇翻了个白眼,转了身去看水中的游鱼,想着古代的小孩真早熟,日后她可悲催的连个墨镜都找不着。

无语凝噎

星华如旧:

……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DUANG DUANG漫画:

白茶 吾皇:

大家好,我是吾皇

作为一只高贵的猫我都忍不住吐槽

最近的天真是热成狗了……


然后我再看一眼巴扎黑……




··················································


总的来说

夏天对猫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


因为天热,老爹放弃了广场舞事业

转而投向智能手机的怀抱……







······················································


巴扎黑不愧是我的狗子

又成功刷新了大家的认知……




·················································


最近各地要么高温要么降雨

大家注意防暑避雨


而我会苏苏胡胡地躺在空调猫窝里看大家的评论


再见

白茶

原先那篇蔺誉删掉了,嗯,因为觉得氛围太好了现在的我已经写不下去了
所以重写
目测要报社
如果你们能接受我誉渣的设定可以继续看
以上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甥舅

#现代paro

#提前注明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人物OOC不喜请及时点X


嬴稷打开家门时,魏冉的视频聊天也到了尾声。

温声细语地和视频那头道了晚安,眉眼间藏都藏不住的柔软让嬴稷差点儿怀疑他是不是被调包了。

原来除了羊腿和吃,这世上居然还真有人能让魏冉变得如此地,嗯,乖顺?

嬴稷脑补了下假如哪天魏冉突然在自己面前听话得不得了的样子……嘶,好恐怖。

即使如此,嬴稷也不得不承受,作为男朋友,他有些吃味了。

于是那天晚上,又是一阵折腾。

嬴稷将魏冉的脸扳正,动作体贴却也几近折磨。

“艹,嬴、嬴稷,你……”

被吊在临界点上,上不来也下不去,魏冉瞪着不知道又抽什么疯的臭小子。

嬴稷吻去魏冉眼睑氤氲的水汽,一笑两个酒窝显得格外无辜而又可爱。

“前辈今天下午和人聊的很开心嘛。”

你敢不敢不在只是折腾我的时候叫我前辈!

魏冉第不知道多少次后悔当初被这小子无害的外表迷惑。

“啧啧,我都不知道前辈肚子里还装着那么多甜言蜜语呢,前辈你可都还没和我说过。”

哦,所以这是,吃醋?

魏冉觉得有些好笑,所以他哼哼两声,也没向嬴稷解释,“怎么说也是少见的大美人,说两句好听的怎么了?”

多少年里,那都是他找女朋友的标杆啊!

可现在呢?

想到这儿魏冉不免又要哼哼两声,他可不想在这件事上去安慰那颗不知道破没破的少男心。

嬴稷委屈,嬴稷心里苦。

所以魏冉也注定不怎么好过了。

下床去洗澡的时候站都差点儿站不稳,

他又想瞪嬴稷了。

只是眼尾发红实在是威力不大。

嬴稷靠在床头,独自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魏冉的时候,隔壁部门的经理气冲冲地摔门而去,路过时还是小透明的嬴稷都感觉到他带起的一阵风,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拿着简历有些不知所措,敲门进去后就看到了那个倚靠在老板椅上转着笔的人。

西装革履,人模狗样。

笑起来自带三分风流气。

后来白起总结:

看起来就不像个正经人。

嬴稷深以为然,但还是栽了跟头。




剧场一

魏冉洗完澡出来,嬴稷还在神游天外。

不得不承认那样的嬴稷看起来傻透了。

他实在没忍住,一巴掌拍在他头发上。

“明天记得把自己收拾好点儿。”

“嗯?”

“嗯什么嗯带你去见家长你说个不字看看?”

嬴稷想说我没想说不啊,但看看侧躺着背对自己的人发间红透的耳尖,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睡吧。”


剧场二

“这件衣服怎么样?”

“领带这个颜色如何?”

“是不是太严肃要不我再去换一件?”

……

嬴稷在最后实在忍无可忍,黑着脸将人塞进车里。

“见家长的人是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他突然觉得,对象是个姐控什么的简直糟心!

剧场三

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和魏冉相谈甚欢的女人时,嬴稷当时腿就软了,怂的不要不要的

的确是个大美人。

但如果对方身份不是他妈的话。

“妈QAQ”

魏冉:excuse me?

“姐姐,你们认识??!”

嬴稷:excuse me?

芈萱抿了口咖啡,笑得和蔼。

忽略手上快要被捏碎的白瓷杯,一切都很美好。

显然故事还不打算就这样结束。

————————————————————————————————————————————————————————————————————————————————————————————————
于是,如你们所见,这就是一个甥舅勾搭在一起之后见家长的时候才发现对方身份的故事。

如此悲伤😂😂😂😂😂😂😂

不友好的一个问题【大秦帝国版】

一别经年:

忽然想到这个题,觉得大秦诸位君相答案肯定都很有意思,突如其来的奇怪脑洞

问孝公:如果魏公和甘龙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鸟!先拍死魏君再说!

问商君:如果魏公和甘龙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姑娘,按大秦律,见秦人死而不救,是为…应处刑……不过等我们费尽心思将甘龙拉上来,魏公早就淹死了罢?没死就再把救甘龙的动作做慢一点

问惠文王:如果魏王和楚王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谁先冒头来就砸一下,寡人倒要看看他们能冒几次头。

问张子:如果魏王和楚王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听说有一种投掷方法叫做打水漂。

问昭襄王:如果赵蔓和周天子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谁要去救他们,寡人就砸谁!

问范相:如果魏冉和白起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如果六国未定就先救他们上来日后再推下去,如果六国已定,那就把一块板砖砸成俩块死命敲,要你不正眼看我!要你不和我打招呼!要你得到王上的笑容比我多一次!要你听我说话不严肃认真!…………





日常

“二舅公近来也是越发心宽了,看来将军府的伙食的确是不错的。”稷式*皮笑肉不笑。

“王上说笑了,就这个问题而言,臣还是觉得,所谓体态与伙食好坏之间应该关系不大,臣以为,主要还是个心态的问题。”冉式*呵呵笑脸。

————————————————————————————————————————————————

“王上,您这是?”

“去,再去给寡人添半碗!”

“……诺。”

哼!寡人才没有被怼得吃不下饭呢!前几天只是寡人胃口不好!

吃饱了才有力气怼回去!

————————————————————————————————————————————————

“姐姐放心,这不就没事了吗。”

“唉,到底还是小孩子脾气。这次,又让你费心了。”

“姐姐这说的是哪里话。”

魏冉:计划通√ପ( ˘ᵕ˘ ) ੭ ☆

————————————————————————————————————————————————

“将军?”

“把这个……把这个撤下去吧。”

“????!!!!!!!!!!!!!!!!!!”

“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小人这就去办。”就是听懂了才怀疑自己听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wodema!我家将军不造受了什么刺激居然打算告别真爱了?!!!括弧虽然觉得他并不可能真的告别多久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啊括弧完#

脑洞

^O^现代paro

^O^稷冉!!!我估计第一个打这个tag的人了,不喜及时点X

^O^人物OOC

以下是正文:


我再和你们甥舅两个一起出来喝酒就是我傻。

白起架着两个醉鬼,面无表情。

嬴稷拍着他白大哥左肩膀“啊哈哈哈哈哈哈”个不停:“白大哥真贤惠我要是个妹子我都想嫁你了!”

一米八的纯爷们白起被嬴稷那句“贤惠”弄得一口血梗在喉咙里。

不搞基,谢谢。

魏冉“啊哈哈哈哈哈哈”大力拍白起右肩膀:“我要是有闺女儿,也想把她嫁给你啊哥们儿!”

你们甥舅俩是不是都有病啊!

左右两个肩膀被拍的都有些疼了,白起抬头看着城市闪烁的霓虹灯,开始想着要不要把这两个一喝高就傻笑的逗比随便找个巷子扔掉。

从没这么遗憾过自己是个好人这回事。

还有,魏冉,我也不是萝莉控,所以不约,谢谢

并且也不认为你这种注孤三十年的人设还能在我之前解决终身大事。

————————————————————————————————————————————————————————————————————————

下班的时候,路过嬴稷的办公室,不意外地发现那两人还在工作,偶尔还会传出几声争执。

哦,老板和经理又互怼了。

习以为常。

白起揉揉额角。

那么多年过去了,曾经说要嫁他和闺女要嫁他的两个人都没能实现自己的心愿。

那两个祸害终于自己凑一窝内部消化了。

听说萱姐知道后虽然好不容易同意了,但后来还是一个扔西欧一个扔东南亚,一扔就是两年。

姐控和见娘怂乖乖点头。

嗯嗯,因吹斯听。

萱姐霸气一如既往。

看看时间,也到了去接媳妇儿一起回家的时候了。

讲真,真的没有人和我一样吃稷冉/起冉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