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朕起来朕还能学

冷CP爱好者
专注誉受不可逆

DUANG DUANG漫画:

白茶 吾皇:

大家好,我是吾皇

作为一只高贵的猫我都忍不住吐槽

最近的天真是热成狗了……


然后我再看一眼巴扎黑……




··················································


总的来说

夏天对猫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


因为天热,老爹放弃了广场舞事业

转而投向智能手机的怀抱……







······················································


巴扎黑不愧是我的狗子

又成功刷新了大家的认知……




·················································


最近各地要么高温要么降雨

大家注意防暑避雨


而我会苏苏胡胡地躺在空调猫窝里看大家的评论


再见

白茶

原先那篇蔺誉删掉了,嗯,因为觉得氛围太好了现在的我已经写不下去了
所以重写
目测要报社
如果你们能接受我誉渣的设定可以继续看
以上

同人文的真相

感觉自己膝盖中了好几箭啊,有点儿疼

水知寒:

膝蓋疼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甥舅

#现代paro

#提前注明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人物OOC不喜请及时点X


嬴稷打开家门时,魏冉的视频聊天也到了尾声。

温声细语地和视频那头道了晚安,眉眼间藏都藏不住的柔软让嬴稷差点儿怀疑他是不是被调包了。

原来除了羊腿和吃,这世上居然还真有人能让魏冉变得如此地,嗯,乖顺?

嬴稷脑补了下假如哪天魏冉突然在自己面前听话得不得了的样子……嘶,好恐怖。

即使如此,嬴稷也不得不承受,作为男朋友,他有些吃味了。

于是那天晚上,又是一阵折腾。

嬴稷将魏冉的脸扳正,动作体贴却也几近折磨。

“艹,嬴、嬴稷,你……”

被吊在临界点上,上不来也下不去,魏冉瞪着不知道又抽什么疯的臭小子。

嬴稷吻去魏冉眼睑氤氲的水汽,一笑两个酒窝显得格外无辜而又可爱。

“前辈今天下午和人聊的很开心嘛。”

你敢不敢不在只是折腾我的时候叫我前辈!

魏冉第不知道多少次后悔当初被这小子无害的外表迷惑。

“啧啧,我都不知道前辈肚子里还装着那么多甜言蜜语呢,前辈你可都还没和我说过。”

哦,所以这是,吃醋?

魏冉觉得有些好笑,所以他哼哼两声,也没向嬴稷解释,“怎么说也是少见的大美人,说两句好听的怎么了?”

多少年里,那都是他找女朋友的标杆啊!

可现在呢?

想到这儿魏冉不免又要哼哼两声,他可不想在这件事上去安慰那颗不知道破没破的少男心。

嬴稷委屈,嬴稷心里苦。

所以魏冉也注定不怎么好过了。

下床去洗澡的时候站都差点儿站不稳,

他又想瞪嬴稷了。

只是眼尾发红实在是威力不大。

嬴稷靠在床头,独自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魏冉的时候,隔壁部门的经理气冲冲地摔门而去,路过时还是小透明的嬴稷都感觉到他带起的一阵风,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拿着简历有些不知所措,敲门进去后就看到了那个倚靠在老板椅上转着笔的人。

西装革履,人模狗样。

笑起来自带三分风流气。

后来白起总结:

看起来就不像个正经人。

嬴稷深以为然,但还是栽了跟头。




剧场一

魏冉洗完澡出来,嬴稷还在神游天外。

不得不承认那样的嬴稷看起来傻透了。

他实在没忍住,一巴掌拍在他头发上。

“明天记得把自己收拾好点儿。”

“嗯?”

“嗯什么嗯带你去见家长你说个不字看看?”

嬴稷想说我没想说不啊,但看看侧躺着背对自己的人发间红透的耳尖,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睡吧。”


剧场二

“这件衣服怎么样?”

“领带这个颜色如何?”

“是不是太严肃要不我再去换一件?”

……

嬴稷在最后实在忍无可忍,黑着脸将人塞进车里。

“见家长的人是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他突然觉得,对象是个姐控什么的简直糟心!

剧场三

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和魏冉相谈甚欢的女人时,嬴稷当时腿就软了,怂的不要不要的

的确是个大美人。

但如果对方身份不是他妈的话。

“妈QAQ”

魏冉:excuse me?

“姐姐,你们认识??!”

嬴稷:excuse me?

芈萱抿了口咖啡,笑得和蔼。

忽略手上快要被捏碎的白瓷杯,一切都很美好。

显然故事还不打算就这样结束。

————————————————————————————————————————————————————————————————————————————————————————————————
于是,如你们所见,这就是一个甥舅勾搭在一起之后见家长的时候才发现对方身份的故事。

如此悲伤😂😂😂😂😂😂😂

内脏逐渐错位的感觉并不好受,即使早就有此觉悟。

在此之前的哭号并不完全是在演戏,他二哥何等聪明的人,如果不能真正入戏,骗不了他。

他在赌。

赌二郎哪怕有伤在身也会耗费所剩不多的内力来救他。

意料之中,他赌赢了。

二郎匆匆塞了救命丹药给他,又是一阵运功,替他把错位的内脏重新归位。

三郎觉得他二哥真的挺傻的,拥有着金晶石,更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会化石大法的人,从头到尾居然也只是想着替小镜子治好眼睛。

“三弟!你怎么这么傻啊!”

他想说二哥你才是真的傻,不到一个时辰前还被他胁迫现在却还来救他。

不出所料,本来就被鼠族封了大半功力,又带着伤一路逃亡,早已是强弩之末的二郎在替他疗伤后更是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但他还是感觉到了他二哥心底里的庆幸,因为他没有死,因为他救了他。

扶着二郎坐下,在他运功疗伤的时候出手封住了他的穴道。

对上二郎惊诧的眼神,三郎有些想笑,可能是因为得意,也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

你怎么还敢在我面前如此毫无防备呢?二哥你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还会犯这种错误呢?

天空中机关翅膀划破空气呼啸而来的声音越来越近,是大郎来了。

匆匆布下陷阱,三郎便抱着二郎准备离开。

只是,人刚一入怀,他便忍不住皱眉。

这人又瘦了不少。

三郎有些后悔,后悔之前那么轻易地就放过了那些追击他二哥的鼠辈。

tbc
————————————————————————————————————————————————————————————————————————————————————————————————————————————————————————
对,你没看错,是tbc不是end,毕竟后面还有说好的囚,禁play✧٩(ˊωˋ*)و✧啦啦啦

我发誓,本篇绝对是be,毕竟三郎实在是渣的不忍直视为了野心已经彻底丧病二哥都拦不住他的那种偏执魔,三观不同所以设定上本文他一直都是单箭头,再粗也戳不动二哥的那种单箭头!

二哥对他最深的感情就是兄弟情,毕竟是亲生的兄弟,但在知道三郎杀了大哥和拿着小镜子的性命来威胁他之后估摸着兄弟情就彻底连渣都不剩了

虽然最后三郎死的时候他还是会有些伤感就是了╮( •́ω•̀ )╭

MMP要被学校逼疯了我不管我不管我要码仗剑的三二骨科你们不要拦我!

我要放飞自我怎么三观不正怎么狗血怎么来!!

真的是不能回顾童年啊!以前只是觉得二当家真男神现在就只想把他酱酱酿酿【捂脸】

不友好的一个问题【大秦帝国版】

一别经年:

忽然想到这个题,觉得大秦诸位君相答案肯定都很有意思,突如其来的奇怪脑洞

问孝公:如果魏公和甘龙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鸟!先拍死魏君再说!

问商君:如果魏公和甘龙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姑娘,按大秦律,见秦人死而不救,是为…应处刑……不过等我们费尽心思将甘龙拉上来,魏公早就淹死了罢?没死就再把救甘龙的动作做慢一点

问惠文王:如果魏王和楚王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谁先冒头来就砸一下,寡人倒要看看他们能冒几次头。

问张子:如果魏王和楚王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听说有一种投掷方法叫做打水漂。

问昭襄王:如果赵蔓和周天子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谁要去救他们,寡人就砸谁!

问范相:如果魏冉和白起同时落水,而你手上只有一块板砖,你怎么办?
答曰:如果六国未定就先救他们上来日后再推下去,如果六国已定,那就把一块板砖砸成俩块死命敲,要你不正眼看我!要你不和我打招呼!要你得到王上的笑容比我多一次!要你听我说话不严肃认真!…………





日常

“二舅公近来也是越发心宽了,看来将军府的伙食的确是不错的。”稷式*皮笑肉不笑。

“王上说笑了,就这个问题而言,臣还是觉得,所谓体态与伙食好坏之间应该关系不大,臣以为,主要还是个心态的问题。”冉式*呵呵笑脸。

————————————————————————————————————————————————

“王上,您这是?”

“去,再去给寡人添半碗!”

“……诺。”

哼!寡人才没有被怼得吃不下饭呢!前几天只是寡人胃口不好!

吃饱了才有力气怼回去!

————————————————————————————————————————————————

“姐姐放心,这不就没事了吗。”

“唉,到底还是小孩子脾气。这次,又让你费心了。”

“姐姐这说的是哪里话。”

魏冉:计划通√ପ( ˘ᵕ˘ ) ੭ ☆

————————————————————————————————————————————————

“将军?”

“把这个……把这个撤下去吧。”

“????!!!!!!!!!!!!!!!!!!”

“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小人这就去办。”就是听懂了才怀疑自己听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wodema!我家将军不造受了什么刺激居然打算告别真爱了?!!!括弧虽然觉得他并不可能真的告别多久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啊括弧完#

脑洞

^O^现代paro

^O^稷冉!!!我估计第一个打这个tag的人了,不喜及时点X

^O^人物OOC

以下是正文:


我再和你们甥舅两个一起出来喝酒就是我傻。

白起架着两个醉鬼,面无表情。

嬴稷拍着他白大哥左肩膀“啊哈哈哈哈哈哈”个不停:“白大哥真贤惠我要是个妹子我都想嫁你了!”

一米八的纯爷们白起被嬴稷那句“贤惠”弄得一口血梗在喉咙里。

不搞基,谢谢。

魏冉“啊哈哈哈哈哈哈”大力拍白起右肩膀:“我要是有闺女儿,也想把她嫁给你啊哥们儿!”

你们甥舅俩是不是都有病啊!

左右两个肩膀被拍的都有些疼了,白起抬头看着城市闪烁的霓虹灯,开始想着要不要把这两个一喝高就傻笑的逗比随便找个巷子扔掉。

从没这么遗憾过自己是个好人这回事。

还有,魏冉,我也不是萝莉控,所以不约,谢谢

并且也不认为你这种注孤三十年的人设还能在我之前解决终身大事。

————————————————————————————————————————————————————————————————————————

下班的时候,路过嬴稷的办公室,不意外地发现那两人还在工作,偶尔还会传出几声争执。

哦,老板和经理又互怼了。

习以为常。

白起揉揉额角。

那么多年过去了,曾经说要嫁他和闺女要嫁他的两个人都没能实现自己的心愿。

那两个祸害终于自己凑一窝内部消化了。

听说萱姐知道后虽然好不容易同意了,但后来还是一个扔西欧一个扔东南亚,一扔就是两年。

姐控和见娘怂乖乖点头。

嗯嗯,因吹斯听。

萱姐霸气一如既往。

看看时间,也到了去接媳妇儿一起回家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