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今天也没有开始填坑呢

冷CP爱好者
琅琊榜专注誉受不可逆
大秦帝国我站二舅受

江山如画

1
“你有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
东宫太子闻言一愣,疑惑地抬头去看身居上位的那人。
他的父皇,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右手轻抚他献上的据说出自琅琊阁老阁主之手的画卷,眉眼含笑。
岁月对于任何人都很公平,即使是一怒而伏尸百万的天子,也不过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青春不再,曾经保养得当的手也如老树树皮般,苍老,无力。
传说中琅琊阁的老阁主蔺晨琴棋书画无一不晓无一不精,个性风流雅致,可在酒后兴致大起提剑留赋山壁之上,可与佳人共赏明月留下丹青几许,仰慕者众多,可作品却也委实有限。
这一卷满园春色桃花绮丽也是废了当朝太子一些心思的。
皇帝似乎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随口这么一问,对于他的回答甚至是是否回答都不甚在意。
真正喜欢过一个人?
是母后吗?
太子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他尚记得幼时父母相处时的场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他的母后性格开朗大方,又带着几分小女子气的娇憨,大事上却又不失果断决绝。他曾记得父母议事,有人暗窥而被拿下时,母亲神色不变,拔剑出鞘,行走间配饰珠串叮当作响,动作干脆利落,锦衣华服也难掩眉间英气。他的父亲站在廊下,负手而立,正红的亲王服衬着月光下的血色,那一幕他至今难以忘怀。
许是困了,皇帝揉了揉额角,让他无事便可先行退下了。
行至殿外,正遇上当今的皇后,他的母亲。
眼角多出细纹,乌发掺了白丝,时间不会遗忘任何人。

2
说起来也颇为奇妙,齐潇潇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能在这儿一没电视二没手机的古代世界里活这么久。
家里有车有房,据说亲戚也都算是朝廷公务员,而这个疑似架空的朝代对女性的约束也还很开放,吃穿不愁怎么看都是可以躺赢的人生嘛!
直到她遇见了蔺廷,乃至嫁给萧景桓她都是一脸懵逼。
如果有机会回去现代,齐潇潇觉得自己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了,第三视角古代权谋耽美小说,她估计会是评论区读者们心中磨人的小妖精女配君。
生活不是小说,却远比小说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她的夫君是重生。
按照一般套路而言应该会是基友后宫两手抓两手硬,登上皇位成为人生赢家的剧情才对。
可事实是,萧景桓和他基友蔺晨掰了。
断的一干二净绝没有藕断丝连的可能。
要真有哪个太太敢在文里这么写那妥妥的要被寄刀片啊!
尤其是在他们刚掰不久,萧景桓就请旨娶了她做誉王妃。
刚加封的亲王爵位,而不久前萧景桓那白月光完美哥哥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连带着朝中也清净了好一大片,所有人都觉得这会是继祁王后的潜力股,但萧景桓冷漠的态度却让齐潇潇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果不其然爆了个大冷门,上位的是萧景桓那傻哥哥。
齐潇潇没敢去想自己夫君重生前这个时候的心理落差有多大。
但日子还该那么过,没理由为了过去而惩罚未来。
上了萧景桓的贼船肯定是下不去了,既然如此干嘛不对自己好一些让生活更幸福一些呢?
只是抱着一岁多的傻儿子在甲胄卫士护卫下看着那个许久不见的白色身影,看他如突然出现提剑潇洒利落地料理那一批NPC匪徒,武功高强一如既往,隔着刀光剑影与马车前的齐潇潇对视一眼却相顾无言,然后如所有前辈高人一般留下一个衣袂翩然的深沉背影。
齐潇潇忽然就觉得鼻子有些酸了,她想起那年初春,锦衣小公子恶作剧似的替那白衣小侠客簪了朵开的最盛的桃花,却反被抓住手,胡闹间唇碰唇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小侠客目光躲闪寻了借口想跑,却反被小公子抓住不放了。
那时的齐潇潇翻了个白眼,转了身去看水中的游鱼,想着古代的小孩真早熟,日后她可悲催的连个墨镜都找不着。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