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今天也没有开始填坑呢

冷CP爱好者
琅琊榜专注誉受不可逆
大秦帝国我站二舅受

驭警CP同人《劫》四

四、
本就萍水相逢,用完午饭后,绿袍带着九毒向东,诸葛驭我独自向西,分道扬镳背道而驰,只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心境却难回之前。
上官警我回头看了那个身影一眼,皮质手套下异于常人的血色手臂或许是心理作用,隐隐有些发烫的感觉,察觉到九毒疑惑的视线,袖袍一甩,“走吧。”
若不是……若不是时机未到,诸葛驭我,现在就应该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但是……他真的可以毫无芥蒂地便将昔日的师兄杀掉吗?
“警我……不要恨,我希望你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带着我们的孩子一起,开心地活下去……如果未来你遇到了能令你再次心动的人,警我,不要轻易放弃,我希望你能幸福,你不会是一个人,会有人代替我爱你……”
素因,你叫我不要恨,可若是连恨都不剩下了,上官警我还剩下些什么呢?你说我不会是一个人,可连我朝夕相处最为信任的师兄都会在那时抢走我仅剩下的你,我的身边,还剩下谁?
玉儿,她到底还只是个孩子。
————————————————————————————
诸葛驭我知道,与绿袍的一番交谈之后,上官警我与他而言所代表着的,已不再仅仅只是师弟那么简单。
但此时,他却选择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对赤魂石碎片的寻找上,或许只有这样,他才能暂时抑制住那一丝绮念,不再分心。更何况现在,不仅是赤魂石碎片的问题,方才同桌的两人恐怕也非寻常角色。
绿袍,九毒,从西域而来。九毒所持蛇杖明显是件兵器,绿袍的武功可能还要在九毒之上,这二人来中原,会不会是西域的那个封印有关?
传书回了蜀山,嘱咐师弟留心二人,便再次踏上寻找赤魂石碎片的路。
“想问什么就问吧。”上官警我暼了眼身侧欲言又止的九毒,从客栈出来后就这个样子了,时不时偷偷打量他几眼,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模样。
“属下只是好奇,宗主似乎与刚才那人有些恩怨……”却又毫无作为,甚至还和那诸葛bala了一通和宗主本人平时风格完全不符的情感咨询……这还是那个睚眦必报的宗主么?
#卧槽我家宗主近来画风不太对啊求破!在线等!急!!#
上官警我负手伫立,嘴角微微勾起,用今晚吃什么的平淡语调扔下一枚重磅炸弹。
“诸葛就是蜀山掌门诸葛驭我。”
九毒抽了口冷气,拜十年前西域中原那场大战所致,诸葛驭我他还是听说过的。
他,九毒,作为魔宗高级干部之一,就在不到一个时辰前,居然和正派执牛耳者的蜀山掌门同一张桌子吃饭,气氛甚至还可以勉强称得上不错!
那副震惊的模样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愉悦到了上官警我,对于部下思想开小差也没去计较,正准备继续赶路时,天空中一抹白影让他暂时敛了笑意,屈指一弹,强劲的剑气一闪而过,将信鸽击落。
九毒眼疾手快,足下用力,凌空而起,接过信鸽取下竹筒里的小纸卷,奉给上官警我。
“宗主,这…”
“这是蜀山的信鸽。”
“蜀山?”九毒接过上官警我看完后丢过来的纸条,大致浏览一遍,“是诸葛驭我!”
“哼,除了他还能有谁。不过他应该也没想到,信鸽在途中就被我们截获,他命人关注我二人行踪的指令根本到不了蜀山。”上官警我冷笑,拿过纸条,目光一凛,靛色的火焰自掌中升腾而起,将其吞噬殆尽连灰烬都不曾留下。
九毒戳戳信鸽鲜红欲滴的喙,“那宗主,这小东西怎么办?”
“暂且留着,我还有用。”
“?”
“诸葛驭我居然会离开蜀山,你难道不好奇是为什么吗?”
“!”
当经过九毒二次调教的蜀山信鸽带着由上官警我出品的掌门之信摇摇晃晃地出发后,九毒对宗主的敬意已经达到了高山仰止的地步,尽管一开始只是简单看过诸葛驭我的信,但他敢用他九毒神君的节操担保,宗主伪造的字迹绝对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上官警我要是知道他脑补了些什么,绝对呵呵他一脸。
同门那么多年,从五岁到二十一岁,“奔放洒脱”且完全看不出到底写了些什么的狂草字迹硬生生地被师兄掰成楷体,回首往事,各种心酸。





———————————————————————————————————————————————————————————————总觉得没人看好挫败难道这对CP没人爱吗?还是写的太渣了?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