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今天也没有开始填坑呢

冷CP爱好者
琅琊榜专注誉受不可逆
大秦帝国我站二舅受

脑洞一则【靖誉/苏誉】

赶潮流贫道也来发个脑洞好了😁
转世梗人物OOC注意


“茶,还是咖啡?”
“茶。”顿了顿,梅长苏犹豫着叫出了那个尘封在记忆深处已久的称呼:“谢谢……祁王兄。”
祁王萧景禹,曾经大梁最为耀眼的皇子,上一次梅长苏与他见面时,是在一千二百多年前,那个时候他还叫林殊——大梁赤焰军少帅。
精致的白瓷茶具,空谷幽兰在袅袅白雾中绽放。
“不用那么拘谨,小殊。”
大概是对梅长苏的坐立难安有些无奈,萧景禹笑笑,一如梅长苏记忆中的温和:“现在是一千二百年后,一切都过去了,小殊。”
“抱歉,祁王兄,我……”
“不用说抱歉,小殊,后来的事我听景琰和景宣还有……爸爸都说起过,该说抱歉的人应该是我,当年的我,的确是有些理想化了,连累到了你和林帅赤焰军还有其他太多人了。”
“不过小殊今天过来,应该也不是专程过来和我说这个吧?”萧景禹的笑里带上了些调侃意味。
“景禹哥哥!”
“景桓还没有回来,他今天早上打电话回来说今天要晚些,心情似乎不错,应该是项目又有新进展了吧?”
“对啊,大梁献王墓的发掘工程也快要收尾了。”
“景宣这几天见到景桓都是一副怨气满满的样子,景桓偷偷问过我他这是怎么了,还抱怨说自己又没挖他的墓干嘛甩脸子给他看之类的。”
梅长苏想象了一下萧•前献王殿下•景宣的脸色,不禁笑出了声:“一般人恐怕也不会有这样的体验了。景桓不记得前世的事,献王殿下也只能自己生闷气了。”
“不记得,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啊。”萧景禹倚靠在沙发上,有些感慨。他们一家父子五人,前世纠葛不断,今生却仍是父子,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不过景桓居然会去从事考古工作倒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我以为依照前世,他会从政或是从商。”
“我当时也吓了一跳。”萧景禹又想起了当年萧景桓瞒着家里人报了考古系后那一阵血雨腥风,“爸爸还指望他来公司帮忙,结果半路被截胡,好几天都不见笑脸。
那也是景桓从小到大第一次没有听从爸爸的安排。”
何止是没有听从啊,为了能去念考古系不被父亲强行转系,萧景桓甚至还“离家出走”跑去了母亲秦玲珑那儿住了两周。
萧选表示有些受伤。
更受伤的是,自从三儿子选了这个专业后,家里总会出现类似于《大梁那些事儿》、《老王带你走近大梁那段盛世的拂晓时刻》之类的书。
#黑历史系列#
#后世的人脑洞总是开得很大朕每次看到都表示好方#
#要知道他选的梁史专修就别想朕松口#
#每次看到朕的儿子翻那些不靠谱的史料时这种淡淡的忧桑哟#
“对了,听说新年家里聚会的时候秦阿姨想撮合般若小姐和景桓。”萧景禹颇具兄长风范地拍拍梅长苏的肩膀,“你和景琰该努力了。”
“景琰和长苏要努力什么?”
刚进门就听见了萧景禹后半句的萧景桓一头雾水。
跟在身边的秦般若很体贴地帮忙转移话题:“先生,关于工作……”
“哦,我们去书房谈吧。”
梅长苏和停完车过来的萧景琰默默望秦般若。
秦姑娘勾唇一笑,风情万种,意味深长:“要努力哟~靖王殿下~苏先生~”
“般若?”
“是,这就来。”
“真是任重而道远啊。”萧景禹笑眯眯地为两位弟弟的前途下了定义。






今天表白日,殿下今天也一定要开心哦ヽ(○^㉨^)ノ♪

所以我这到底写了个啥啊╮(╯_╰)╭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