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今天也没有开始填坑呢

冷CP爱好者
琅琊榜专注誉受不可逆
大秦帝国我站二舅受

屠龙(下)

梅长苏是个很奇怪的人类。
他不会像大多数人类一样,对龙类有多远就离多远。
他带着飞流住了下来。
一开始景桓还记得隔三差五提醒他伤好了就快走,但在他赶梅长苏走之前,对方就已经用令人难以想象的效率全方位入侵了他的生活。
不仅奇怪,还很狡猾啊。
泡在温泉里,脑袋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景桓这样想。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亏待自己的人,在来龙穴的第二年就开出了一方温泉。
以前只有他自己用,现在有多了两个人。
感觉……还不错。
披上浴袍,腰带象征性地在腰间打了个松松垮垮的结。
梅长苏叹气,将个头刚到自己胸口少年体型的人重新拉入房中,取了干毛巾,细心替他擦着头发,尽管作为龙类景桓会因此而感冒的可能性并不大就是了。
“景桓这里有道伤啊。”
裸露在外的胸膛上,狰狞的伤口格外显眼,没有愈合,却也不再流血,只是皮肉如豆腐一样被切开,深一些的地方甚至还能看见骨头。
是弑龙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能对龙类产生这样无法愈合的伤口。
夏夜的风微醺,吹得人昏昏欲睡,景桓眼皮都没抬,懒洋洋地歪头想了一会儿,才用一种无所谓的口吻答道:“不知道,有记忆的时候就有了,大概是以前留下的。”
“疼吗?”
“苏先生怎么也会问这样的问题?”
——苏先生怎么也会问这样的问题?
梁国的七珠亲王初次登门拜访,虽是温润谦和,久处高位举止间却自带作为皇族的骄傲。
——本王若是不信先生,又何必亲自前来?还请先生教我。
那时候,誉亲王在朝堂之上与太子分庭抗礼,却也,挡了萧景琰的路。
挡路的石头,只能被挪开。
梅长苏以为梅岭之后那个一腔热血正义感性的赤焰少帅就已经销声匿迹了,就算夏江以卫峥为饵诱他上钩,他也能保持着那份见鬼的冷静。可那几乎将人灼伤的滚烫的血溅在脸上时,他才发现,原来在有些事情上,他还是无法做到漠然无物。
那一天,嘹亮的龙吟震慑了整个帝都。
誉亲王谋反逼宫,兵败自尽。
史书上只能这样记载。
没人敢去问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的皇帝为何亲王殿下会突然变成怪物。
弑龙石入体,正是为人的要害所在。
萧景桓半龙化后金色的兽瞳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熟悉的黑色眼眸望着近在咫尺的梅长苏,嘴角轻扬,勾出一抹苦笑。
带血的手握住梅长苏的手腕,拔出了匕首。
——先生可知,若不能更进一步,对本王来说,与死无异。
——……景琰登基后,你不会……
——但对本王来说就是生不如死!
——往后,望先生自行保重。
——本王只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先生?苏先生?!”
“啊?啊。”
“夜里起风了,先生还是先回屋吧。”
“嗯。”
“先生!”
“?”
“很疼。”
“!”
“先生早点休息吧。”
绛红色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处,梅长苏独自在门口站了很久。

评论(1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