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今天也没有开始填坑呢

冷CP爱好者
琅琊榜专注誉受不可逆
大秦帝国我站二舅受

江山如画

1
“你有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
东宫太子闻言一愣,疑惑地抬头去看身居上位的那人。
他的父皇,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右手轻抚他献上的据说出自琅琊阁老阁主之手的画卷,眉眼含笑。
岁月对于任何人都很公平,即使是一怒而伏尸百万的天子,也不过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青春不再,曾经保养得当的手也如老树树皮般,苍老,无力。
传说中琅琊阁的老阁主蔺晨琴棋书画无一不晓无一不精,个性风流雅致,可在酒后兴致大起提剑留赋山壁之上,可与佳人共赏明月留下丹青几许,仰慕者众多,可作品却也委实有限。
这一卷满园春色桃花绮丽也是废了当朝太子一些心思的。
皇帝似乎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随口这么一问,对于他的回答甚至是是否回答都不甚在意。
真正喜欢过一个人?
是母后吗?
太子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他尚记得幼时父母相处时的场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他的母后性格开朗大方,又带着几分小女子气的娇憨,大事上却又不失果断决绝。他曾记得父母议事,有人暗窥而被拿下时,母亲神色不变,拔剑出鞘,行走间配饰珠串叮当作响,动作干脆利落,锦衣华服也难掩眉间英气。他的父亲站在廊下,负手而立,正红的亲王服衬着月光下的血色,那一幕他至今难以忘怀。
许是困了,皇帝揉了揉额角,让他无事便可先行退下了。
行至殿外,正遇上当今的皇后,他的母亲。
眼角多出细纹,乌发掺了白丝,时间不会遗忘任何人。

2
说起来也颇为奇妙,齐潇潇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能在这儿一没电视二没手机的古代世界里活这么久。
家里有车有房,据说亲戚也都算是朝廷公务员,而这个疑似架空的朝代对女性的约束也还很开放,吃穿不愁怎么看都是可以躺赢的人生嘛!
直到她遇见了蔺廷,乃至嫁给萧景桓她都是一脸懵逼。
如果有机会回去现代,齐潇潇觉得自己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了,第三视角古代权谋耽美小说,她估计会是评论区读者们心中磨人的小妖精女配君。
生活不是小说,却远比小说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她的夫君是重生。
按照一般套路而言应该会是基友后宫两手抓两手硬,登上皇位成为人生赢家的剧情才对。
可事实是,萧景桓和他基友蔺晨掰了。
断的一干二净绝没有藕断丝连的可能。
要真有哪个太太敢在文里这么写那妥妥的要被寄刀片啊!
尤其是在他们刚掰不久,萧景桓就请旨娶了她做誉王妃。
刚加封的亲王爵位,而不久前萧景桓那白月光完美哥哥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连带着朝中也清净了好一大片,所有人都觉得这会是继祁王后的潜力股,但萧景桓冷漠的态度却让齐潇潇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果不其然爆了个大冷门,上位的是萧景桓那傻哥哥。
齐潇潇没敢去想自己夫君重生前这个时候的心理落差有多大。
但日子还该那么过,没理由为了过去而惩罚未来。
上了萧景桓的贼船肯定是下不去了,既然如此干嘛不对自己好一些让生活更幸福一些呢?
只是抱着一岁多的傻儿子在甲胄卫士护卫下看着那个许久不见的白色身影,看他如突然出现提剑潇洒利落地料理那一批NPC匪徒,武功高强一如既往,隔着刀光剑影与马车前的齐潇潇对视一眼却相顾无言,然后如所有前辈高人一般留下一个衣袂翩然的深沉背影。
齐潇潇忽然就觉得鼻子有些酸了,她想起那年初春,锦衣小公子恶作剧似的替那白衣小侠客簪了朵开的最盛的桃花,却反被抓住手,胡闹间唇碰唇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小侠客目光躲闪寻了借口想跑,却反被小公子抓住不放了。
那时的齐潇潇翻了个白眼,转了身去看水中的游鱼,想着古代的小孩真早熟,日后她可悲催的连个墨镜都找不着。

脑洞

※蔺誉衍生,明楼X高天雄(宫本敏郎)
※谜之时间线
※跨剧拉郎不喜请及时点X
※人物OOC严重
※迟来的七夕贺文


每个行当都有自己的八卦小圈子,被划分到“敌特”这一栏的76号也不例外。
进了这一行,就基本上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做事了,现在还好一些啊听说当年军统上海站站长还是那个毒蜂时,上个街刷个日常任务都有可能遭遇爆头,简直就是76号的噩梦!虽然后来他被调走但还是压力山大有木有!
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股八卦风悄然出现,并逐渐形成一种习惯。
梁处长説,八卦好啊,有助于情报交流,还可以缓解压力,给予支持。
今天,你八了吗?


明楼,男,三十七岁,现任上海财政部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新政府海关总署督察长,76号汪处长的师兄,单身!单身!单身!重要的事要说三次!
颜值出众的男人总是会很吸引大众的目光,尤其他还有着渊博的学识、儒雅的气质(让我们选择性遗忘镜片杀人)、极高的情商、优秀的背景且身居要职。
76号的俗人们也一样,更何况他们的行动处长本身就是明长官的头号迷妹。
当然介绍这么多就只是为了替76号最近的新八卦做铺垫。
据小道消息称,明长官疑似即将结束自己的单身生涯。
散播八卦的人将目光投向了窗外,下班后的明楼坐上停在门口的黑色轿车,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有眼尖的咽了口唾沫,“那个,那辆车,好像不是明长官以前坐的那辆吧……”
“明秘书最近请假不在。”
“……所以,”彼此对视一眼,“我好像嗅到了八卦的气息!”


对汪曼春来说,最近糟心的事不少,但最糟心的莫过于“师哥有绯闻了,对象不是我”。
高跟鞋与地面撞击,发出的声音在寂静的长廊回荡,毫不掩饰的两米八气场和不佳的脸色让迎面而来的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
然而在拐角处碰见八卦的主角时,黑色的气场瞬间消弭,汪曼春还记得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好不容易明镜最近离开上海,这样的好机会怎么能放他溜走呢?
“师哥。”笑靥如花,柔情似水,完全看不出铁血处长的影子。
明楼不引人察觉得后退两步,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一边的阿诚,笑得和蔼,“曼春?有事吗?”
“师哥,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今晚啊……”明楼沉吟。
明诚立刻提醒道:“先生,您今晚和宫本少佐还有约。”
汪曼春眼神暗了暗,随即又打起精神,问道:“那明晚呢?”
“恕我直言,先生您和宫本少佐的约期已经排到本月七号了。”
明镜八号回来。
汪曼春:……
只是想和师哥吃个晚饭修补关系为毛那么难啊!掀桌(╯°Д°)╯︵┴┴
还有宫本敏郎为毛存在感这么高啊喂!他不是特高课里最怀疑师哥的人吗?!掀桌(╯°Д°)╯︵┴┴
明楼遗憾地摇了摇头,“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yooooo听到没有啊!”
“居然是宫本少佐啊真是万万没想到!”
“不是说明长官和宫本少佐关系不睦吗怎么看起来不像啊?”
“心疼汪处长。”
“心疼+1。”


“所以你就用我来挡你的桃花?”驾驶座上的年轻男子挑眉。
“既然做戏,那不妨做得彻底些。”明楼看着窗外的景物,“你那边,南田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只是提醒我不要忘了自己还是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我告诉她我只是玩玩而已。”


大概所有的护卫永远都会晚到一步。
和服青年带着大和民族几乎刻意的礼貌向明楼躬身,明楼不是很懂日语,不过也猜的出对方是因为打扰到自己而表示歉意。
事实上除了障子被刺客压破时摸上了qiang,明楼并没有受到什么惊扰。青年的身手很好,快准狠的刀法在刺客起身前就彻底了结了他,自然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尸体被姗姗来迟的黑色制服的随从拖走,打斗中破坏的设施也有人去赔偿,训练有素的护卫有序地处理后续问题,直至结束连一场骚动也没有引起。
不简单。
这是明楼为这个看似无害的男子贴下的第一张标签。
握住青年的手时,明楼就知道这是一双军人的手,骨节分明,习惯了握刀或是拿枪,分布着一层薄茧。
老板恭谨地请青年去了另一个房间,越来越远去的交谈声里,明楼记住了对青年的称呼:
宫本君。
“阿诚,去查查这个叫宫本的日本人。”
“大哥?”
“总觉得,他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那么宫本少佐是在怀疑我了?”明楼语气中很自然地带上了一丝愠怒,他危险地眯了眯眼,即使仍旧保持着作为明长官的冷静,现在看上去却更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特高课新来的宫本少佐双手十指交叠放在膝上,带着之前的冷淡,毫不掩饰目光中的审视。
“特高课曾经派过特工调查过明先生,可他却死在了来上海的路上,随身携带的资料也都消失不见了——”刻意拖长了尾音,宫本挑眉,从抽屉中拿出一个文件夹随手丢在办公桌上,“而明先生那段时间,行踪不定啊,对此,明先生有什么想说的?”
“宫本少佐,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作‘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你若怀疑我,大可以去查!”
“可中国还有句古话叫作‘此地无银三百两’。”
“宫本少佐很了解我们中国文化啊。”
“过奖,不过我现在更想了解了解明先生。”
宫本站起身来,双手撑着办公桌面,身体微微前倾,和平常无二的不紧不慢的语调,却像极了发现了猎物的猎人。
“我也希望,明先生不会让我失望。”
棘手。
这是明楼为宫本贴上的第二张标签。
那一天,很多人都看见了从宫本办公室出来的脸色不愉的明楼,关于两人不睦的传言不胫而走。


宫本对明楼的怀疑,南田信了几分并不能肯定,明楼却接到了上级的指示,“贪狼”已经到了上海。
明楼听说过这个代号,却从未见过这个代号下的人。
“贪狼”是为了前几天刚被转移到上海的叛徒而来,没叛变以前,目标在组织里的地位不低,换言之就是知道的不少,在他更多地泄露机密之前,除掉他,这就是“贪狼”的任务。
事关重大,组织上也尽快为明楼和“贪狼”进行会面。
这本该是一场隐秘的会见,可谁会想到76号这次居然注意到了报纸不起眼的小角落上同样不起眼的小广告。
梁仲春的小舅子亲自带人杀了过去,却铩羽而归,一无所获不说,还挨了顿骂。
开门的人他认识,连他内兄见了都要礼让三分的明楼明大长官。
短暂的懵逼之后就是激动乱跳的小心脏,他甚至开始暗搓搓地想明楼是不是也跟重庆方面有瓜葛,那他这次可真是撞了大运了!
直到他看清楚了房间里的另一个人。
宫本。
莫名其妙地挨了顿骂,重新站到楼道里时,脑袋才转过弯来。
宫本怎么会在这儿?
联想到刚才看见的,无论是明楼还是宫本都不是很齐整的衣着穿戴,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话说如果是这样宫本的怒火似乎可以解释得通了?
自以为get到真相,只能自认倒霉,骂骂咧咧地带着小弟去搜查其他人家。
待到楼道里重归寂静,被误会了关系的两人才向对方重新做了自我介绍。
“毒蛇。”
“贪狼。”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