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今天也没有开始填坑呢

冷CP爱好者
琅琊榜专注誉受不可逆
大秦帝国我站二舅受

芳泽•番外

芳泽的出现毫无征兆。
身着白色外衫约莫二十六七的青年撑着伞,站在孙玉伯面前,语气是不像他这个年纪所该有的冷淡。
——我要进孙府。
纸伞微斜,还带着余温的血喷溅而出,染红了伞面上描绘的江南水乡蒙蒙烟雨。
在场没有人看清他他是如何出手的,他似乎只是抬手拂了拂耳边的发丝,却要了所有袭击者的命。
陆冲手中的色子转动速度有些快,同样是使用暗器,他自问还做不到那样的地步。
二十四面前的孙玉伯还不是二十四年后那个一切皆在掌控中的老伯,但他却面不改色地朝那似乎同龄的人一抱拳。
——孙府从不拒绝朋友。
——朋友?
那人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冷漠的面容因莫名的微笑而变得生动起来,他本就生得一副极好的皮囊,只是右眼从上至下的那道伤疤难免为他添了几分凶戾之气,但一笑起来,竟是让人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
——
——
这是第几年了?
律香川望着集市繁华的夜,饮了杯中残酒,冷的彻骨。
天下第一神兵碧水剑留下的伤仅剩右眼上的那道疤痕还在隐隐作痛,昨日还伤痕累累的躯体今日已全然恢复,白皙依旧。
如果连碧水剑都杀不了他,那么他还有什么希望呢?
他笑着,将酒壶从窗口扔出,不意外地听到了惨叫声和不绝的叫骂声。
——
——
——
这是一片废墟,很久以前它有一个江湖上人人皆知的名字——孙府。
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胡子花白的说书先生捻着胡须讲述着从他爷爷那里听来的江湖往事。
坐在角落里的年轻人喝着茶,听着关于自己的故事,不置一词。
在那故事里,复仇成功的律香川和孙府一起被火焰吞没。
——
——
——
像是从地狱爬回来复仇的恶鬼一般。
那是后来江湖上的人对律香川的形容。
没有人知道,他的确是从地狱爬出来复仇的恶鬼。
本该死去的那个晚上,披头散发疯疯癫癫的女人将红绳系上了他的手腕,赋予了他第二次生命,且永远不会结束的生命。
——
——
——
时间是这世上最为神奇也最为强大的东西。
消磨掉了律香川太多的东西。
他像是孤魂野鬼一般,游离世外,触不进他人的世界,也没有人进来。
野草一样疯长的寂寞几乎让他发疯。
不死之身,既是馈赠也是代价。
——
——
——
在廊下看见那个孩子时,芳泽就知道他等到了。
那夜月色很好,让他很轻易地就看清了男孩那张极为熟悉的面孔。
那也是代价,温暖的阳光对他来说如同岩浆,碰不得,触不得。
若要杀死自己,就只能从“自己”身上入手。
——
——
——
天亮了。


这个就是芳泽的番外啦其实我也不造写的是啥233333

评论(2)

热度(2)